官方: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光明正大 不存在"窃取"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当欧洲确诊病例总数即将突破十万大关之际,各成员国终于达成一致,由欧盟宣布建立“拯救欧洲”医疗物资战略储备。

除了设立370亿欧元的新冠病毒应对投资计划、召集各国探讨发行债券等经济援助方案外,小组也开始对成员国的边境管控加以规制。目前,欧盟境内基本物品已经恢复自由流通。德国、法国暂停了对意大利的出口限制,并承诺向意大利运送100万个防护口罩。自3月24日起,一些意大利患者被转移到德国境内的医院救治。

“为什么年轻人也可能被感染呢?因为病毒载量多的时候,人体的免疫系统是没办法抗拒的。”卢山说,这将造成该地区的重症病例数几何式增长。

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教授古塔普领衔的团队在3月24日发布的论文中指出,“群体免疫”的实现可能助推了意大利疫情“拐点”的到来。

作为意大利“一号病人”来源地,伦巴第大区拥有更高的人口密度,在疫情初期面临的形势也比维内托更恶劣。但一些专家指出,两个大区在面对社区传播时做出的不同公共卫生决策对疫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全国封锁助推“拐点”到来

老龄化严重的发达国家面临重症率激增风险,而作为欧洲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意大利,在传染病大流行中保护老年人的体系其实比其他欧洲国家完善。意大利设有国家流感监测系统,以1000名服务基层的全科医生上报的数据为基础,不断监测全国流感的感染率和重症率。整个防护体系最依赖的还是疫苗接种,65岁以上老人都会被要求接种疫苗。

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分为中央与大区两个主要层级。2001年修宪后,覆盖全民的公共医疗服务转为大区管理,各大区几乎拥有了对医疗事务的完全自主权,名义上负责领导卫生事务的意大利卫生部,职权被架空。

而新冠疫情的防控,目前最大的难处正在于没有疫苗。欧洲疾控中心的传染病防治指南强调,除疫苗外,能保护老人免受传染病侵害的方式就是个人防护了。